新绝代双娇–诱惑小仙女

获得《五绝神功》后日夜潜心苦练。有一回秘密收练时,突然仿佛听见小仙女张菁的声音,冷不防真气逆流,不谨竟然走火入魔晕迷过去了!
  睁开双眼,淡淡的烛光如水,云雾般罩着陌生的绮帐,仿仿忽忽飘来阵阵幽香。我是谁?是的,我是小鱼儿。这里是什么地方?女人的深闺?我好像突然听见张菁熟悉的声音,忽然间就模糊……。撑起四顾,见一娇女枕在台上酣梦。柔润的秀发在烛火下闪着耀人的莹光,散在纤纤的玉手上,隐见那一张逗人的小脸,如火般炙热的衣襟,热情的衣领悄悄翘起,偷偷地露出那柔弱的肌肤,更显天仙诱人的娇美。感觉身体被火烧一样,丹田中一股真气快速流遍全身,热得难以忍受。真的很想脱下张菁的外衣欣赏一番!我溜下床,蹑手蹑脚地靠近。“小仙女(神仙收拾你这个魔女),张菁——,小辣椒——,醒醒吧(不醒更加好)?不然我脱光你衣服(你的依赖简直就是我的包袱)啦?”没响应,心中大喜(这回你“死”定了,可让你老子开心过够)。在床头拿回自己的包袱,掏出一瓶“沉迷销魂散”,下了手脚待收渔人之利。“恶人谷特制秘方,嗅上一点就让你欲仙欲死,嗅多一点就让你忘情销魂。”想入非非。“沉着,沉着!镇定点,静下来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自言自语。突然想到张菁千般娇嫩的身躯,又热血沸腾难以抑制。“不要再想了(再想下面会翘高),……”只见张菁脸愈红粉绯绯(粉面含春真可爱),娇喘着张合那鲜红的小嘴。一只手不由自主地垂下去按着隐藏在红衣下的乳房,喘气声随之加剧,乳房也渐渐膨胀。心血翻滚,伸手接触衣里隆起骚胸,婉若柔棉一样,爱不释手轻轻触摩。
  “啊!你,你——小鱼儿吗?”张菁突然惊醒,躲开惊讶地问。“小鱼儿(你就是条小水鱼)?不(正是我小鱼儿吗),我是梦(想着脱光你的衣服),只存在淫逸的幻境中的‘梦’,存在你这淫秽的梦中之影(搞完后小鱼儿一定不诚认)。”自知药力发作了,她迷迷糊糊之时就是我快活的时候。我抑压着脑海中的暇想(做比想更实际),计划着逐步诱惑这头不懂世道的淫乱的小母狗(让你趴着我就插个够)。享受燕窝要一口一口地细尝才能领略到其中的滋味(脱光你的衣服,玩弄到你欲仙欲死)。
  “闭嘴,你,你。我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。”张菁娇喘着争辨。“大概你不是吧(你知你怎样出世?不就是你阿爸搞你阿妈)?铁心才是(就好了)?而……”“铁心兰才这么下贱。”张菁插嘴。“男人不是宁愿去妓院也不回家吗(我宁愿搞你都不愿去妓院?操你不用钱吗)?女人越下贱就越多男人爱(你肯脱衫我更喜出望外),小鱼儿不是……”“不,小鱼儿只欢喜我。”“只是你一厢情愿吧(操你是我现在的唯一心愿),你想你有什么地方比得上‘铁心兰’(下面怕才比得上),嘻——(脱光更欢喜)”讥笑。
  “我比她更有魅力,我的身材比,比她美!”张菁娇声细语。“那得脱下衣服来验小仙女张菁的身材有多美(先让我试试“味”)!”“唔,好。”张菁脱下上衣,可见嫣红的肚兜儿,隐隐见隆起的乳房上还凸起两粒小乳头。“穿着衣服真累赘(穿这么多衣服,想死啊!你),挡住了人美丽的身体(脱掉它让我慢慢“睇”),只有那些丑陋的妇人才喜欢用衣服来掩饰(我一定会好好珍惜),难道你也是见不了人的吗(脱吧!去“她”他*的)?”“不,我不是,脱就脱,我也嫌这碍眼,热乎乎的,我可受不了,早就想不穿这衣服了。”张菁解开肚兜,露出白皙皙的嫩肤,双乳高傲地翘起。“宛如天仙下凡眼前为之一亮(下面有“水”一定很闪闪发亮),不知石榴裙下之美脚有何等吸引(做时才过“瘾”),不到黄河心不死啊(操到你要“死”)!真希翼我能为美丽的仙女除去那遮体之障碍(希望做时别出现什么障碍)。”“嗯!”(爽快)心花怒放,生怕她反口,七手八脚地扯她的长裙,脱下更见少女私处。“我的身材好么?”“美不胜收(等会儿更让你覆水难收),但不知手感和弹性如何(摸下也不错),还得试一试(操你三四次)。”摸揉那柔韧的大腿,偷偷探索私处。
  “不可以,那……那里很脏。”她试图反抗,(贱人!)我收手赞道:“肌肤如雪(插到你大出血),软若琼脂(你会兴奋到“痴”),简直是前无古人,后唯一者(我是第一操你的人,你唯一的不舍者)。”张菁骄傲地微笑。“不知上身是不是一样的舒适(试试就知)。嗯,可能铁心兰的身材一定更美(可以一起搞更美),能摸——摸遍全身可……”张菁有点急躁不安,“我,我才是最美的,不相信,不相信你,你就摸遍我全身,我一定比她美。”如获圣旨,一手抓住她左胸,右手摸索阴部。“嗯——”娇声,企图推开我,但又收回。我用手指捏着乳头,搋着阴蒂,用尾指挖着阴道口。“嗯,啊——嗯……唔,啊——”张菁身体渐软,看着她红通通的脸,小嘴娇声喘气,乳尖充血硬硬地突起,身子不断颤抖;听着那动人凄美的幻之旋律,淫秽的哀叫唤醒了我心中的欲火,兴致盎然;感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和那蒸腾的汗珠和那翻滚的热血,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晕死。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”张菁紧闭着眼仰着头,伸长脖子,身子挺直,阴唇一下收紧流出一股热液,双腿也紧紧地合上(这么快就受不了,好戏还在后头)。
  “嗯——”轻轻舒了一中气,眯着淫荡的眼凝视我。我停滞的手又要享受温柔了,反手去搓揉臀部,抚摸着充血的乳房,把被裤子压住缰硬的阴茎贴近她的阴部,一把手抓紧张菁颤动的屁股,身体不停挪动,用身体磨擦着她的身体;用手掌抓抚着她的乳房;用隔着裤的阴茎磨擦着她阴沟,心中感觉到阵阵紧张的快意。“嗯……,嗯——,唔,唔——,嗯……唔……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又一次性高潮了。
  “嗯,嗯。”喘息着。身上蒸气缭绕,闭着眼气喘呼呼。我抱她上床,“趴着(让我在后面慢慢插着)。”张菁顺从地趴下,我奸笑着抬起她的屁股,见一条湿漉漉的小幽沟里有一小洞正渗着爱液,偶尔还一张一合地发着叽叽的淫笑。一手指头猛插入去,“啊————”张菁娇媚地淫呻,扭转头来嘴角流出一线口液。“不要,不要,……痛,痛,呜,呜……”抽噎着扭动着臀部,身体开始弯曲、萎缩。心痛不忍,拔出手指,用满掌爱液的手去抚摸她的头,温声细语:“不用怕(我一定会操你的),梦中的痛苦是短暂的(真的很短,一阵儿就可以的了),也不存在痛苦(兴奋的让你认不了谁是你的父母),只有欢乐(我才是最快乐呢),人生难忘的愉悦(是说我),在这梦里(就是你),你面对的不是考验(考一下你有没有性经验),而是一种驯练(驯服后就教你做爱怎样才“老练”),驯服你野性的一面(让我插入你里面),你就要用你热情的心去面对(我插你有现实),去尝试(做爱的滋味),去接受(我的“老二”),去享受这一切(射精前后的经过)。戒急用忍,心平气和面对现实;自知自爱,明镜似水珍惜现在。”张菁娇滴滴面上和悦地笑了,搂着我脖子,若有所失地低头趴在怀中。
  重拾心情,“还继续吗(让我操你好吗)?”“嗯。”羞答答地点允许。搓弄着乳房,安慰说:“不用怕(我不用暴力),无论一会儿发生什么事(就算你高兴的要死),都不要抗拒(都要忍得住不要这么容易就气绝),我会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愉快(愚蠢的笨蛋)。”“张开脚,对,对(做得好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),好乖的女孩……”“不,不,我张菁不是女孩,我,我是……”“你到现在还是女孩(你就像是任我蹂躏的脚下的一只鞋),只有那些成熟了和男人做爱,被男人的‘老二’插过的才是女(傀儡的儡)人。那你有没有和……”“我,我……处女。没有……”张菁含羞用带着暧昧的目光望着我的下体(看啦!看完你会舍不得它),羞愧地说:“你,你——我,让……处女,不,不,做,不,不做,女——那……孩子,要,女人,做——”(想做女人吧!就让我操到你不得做真正的骚女)心血来潮淫笑着说:“梦本是虚幻,而——偶尔也有梦想成真(珍珠也没这么“真”),我就达成你的心愿(准备啦,我要插你了)。”张菁却又狐疑,“嗯,我的,我的小鱼儿喜欢女人么?……”“男人一定喜欢女人的(只是差是否是你这一种),特别是那些乖巧的女人(带有小小背叛更有“味道”),不然为什么还有人去嫖娼(妓女够风骚)?”张菁用乞求的眼光望着我,我按住阴茎静静地坐在床头上(来啦,来啦!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)。
  “嗯,嗯,嗯,嗯,唔唔唔,嗯嗯……”张菁双手抚摸着乳房,紧合着双脚不断地摩擦着,发出放浪的淫叫。水?是水。张合着的阴部渗透着带着风骚的淡黄体液。双手突然下划,玩弄着自己的阴蒂和阴唇。“啊,啊啊,啊——,啊,啊啊,啊,啊……”呻吟声更动人心魄。我脑中一片空白,心灵在震抖,身子在震抖,脸上的肌肉也在震抖,连大脑也在震抖。血液不停地沸腾,脑海也不停地沸腾,甚至精液也在沸腾。捉住她的手,“给一样东西你瞧。”激昂地从裤内撑出一条铁般豪壮的阴茎。移开她两只手,把阴茎对准阴道口,抓住她的纤腰,往阴道内一送,滑了进去,插了进去,塞了进去。“啊——”心中兴奋如久旱得雨,狂喜悦。不断抽插,如秋风扫落叶,有横断长江之势,耳闻阵阵摄人肺腑的呻吟。“嗯,啊,唔,啊,嗯……,嗯……”扭动纤腰配合我的动作。感觉全血液直冲上头顶,把整个脑塞满了,全身的肌肉开始抽搐,阴茎也开始抽搐,颤动着只管向子宫里面冲,整个身子突然一松,一道热精从龟头中射出来,冲进子宫里面去。“哎————”“啊————”我的阴茎顶到子宫里面。张菁双腿紧紧地夹着我,挺直身体,仰着头,回味着刚刚消逝的快乐时光。
  我并没有拔出阴茎,直接舒适地趴在小仙女身上,喘着气搂着她。她扣着我的脖子,投怀送抱,头依附在我胸膛上,撒娇地捏着我的头发,满足地闭上眼静静地入睡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