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年期的黃蓉之狗尾續貂

第一章
  第一回:小破虏窥母撞邪,俏黄蓉携子求医
  郭破虏此惊非同小可,想发声叫喊,嘴巴才一张开,那侏儒不知何时已飘到跟前,直向他身体扑去。郭破虏眼前一黑,立足不稳,坠落树下。
  黄蓉其实早发现树上有人,只是衣服尚未穿着妥当,不便出去查看。此时听得有人坠树,她来不及再细加装束,顺手抄起一件长衫罩在身上,轻轻一纵,掠出窗户。
  原来那侏儒正是贾英的魂魄,当日他使用溶血销魂大法玷污黄蓉之后,魂魄出窍,在虚空得到天残老人点化,悟得元神幻化大法,奈何色心不灭,竟又径向襄阳郭府而来。以贾英现在的神通,要肆意奸淫黄蓉就如探囊取物,可是刚刚在浴室诸般翻云覆雨却难得交媾之味,让贾英淫兴萧索。须知人之交媾,主要是靠肉体厮磨,神经受到刺激,肾精大量分泌达到性高潮。而贾英现在只是一个魂魄,虽能长久奸弄黄蓉,金枪不倒,可是由于没有正常人的射精,达不到高潮的快感,这可急坏了他。这种情况就如现代医学所说的射精快感不足。当时虽是宋朝时期,但此等常识也早为古人掌握,从古到今传说中的「五通神」也是经常借用驴、马、猪等动物,幻化形状到处奸淫妇女,借助动物的器官来达到自身的性高潮。贾英死前是一名淫贼,性知识何等丰富,仔细一想便已经明白刚刚没有高潮的原因。此刻他见到郭破虏伏在树上,心中暗叫一声「天助我也」,便飞身而上,魂魄幻化潜入郭破虏体内。只因郭破虏无论从身高、体形还是性器大小,都甚为符合贾英借体的条件,何况郭破虏能终日与黄蓉相处,实在是最佳人选。
  黄蓉的轻功已尽得黄药师和洪七公的真传,一式乳燕投林,姿势曼妙,轻飘飘地落在院子中间的枇杷树下。
  她警觉性极高,足尖匍一着地,便潜运内力防备高手偷袭。但四周极为宁静,只有两三声寒蛩隐隐传来,再没半丁点刺客的声息。正思疑之际,借着浴室透出的灯光往树下一看,不看则已,那树下仰面躺着、一动不动的分明就是她的宝贝儿子郭破虏,这可把黄蓉吓得一颗心提到喉咙上,饶是她聪明机变,一时间竟也难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她一边快步走到郭破虏身前察看,一边高声喊道:「齐儿,大武,小武,提防刺客!」其时已是三更时分,大武小武都已经和各自的妻子回房休息。耶律齐却由于这段时间受到大小武的蛊惑,那原本端正的心态竟慢慢有些躁动,常常在与郭芙敦伦时想着他那美艳绝伦的岳母黄蓉,今晚郭芙屡次向他暗示,他正感到心烦意躁,看到郭芙那白痴般的脸孔,竟然提不起半点敦伦的性趣,便借口要考虑入冬后的襄阳守备,要郭芙先行休息,自己却穿着便服信步来到花园凉亭静坐。郭府分为东西两院,每院各有房屋十多间,郭靖夫妇住在东院,耶律齐和大小武住在西院,西院的花园紧挨着东边的庭院。此时黄蓉在东边高声呼叫,耶律齐不知到底发生何事,急忙飞身跃过院墙,来到东院树下,见到黄蓉正弯腰察看郭破虏的情况。
  耶律齐快步上前道:「娘,发生何事?」
  黄蓉也没想到耶律齐来得这么快,但对他反应如此迅捷却甚感欣慰。她抬头看了耶律齐一眼,道:「齐儿,你来看看,虏儿不知何故从树上摔下,但身上不见任何伤势,也不像被高手点了穴道;他鼻息均匀,却又昏迷不醒。刚刚我已经察看过,这院子不像有高手进来过。这事情来得蹊跷,你先把虏儿抱回房间,我去外边看看。」耶律齐走上前,正想弯身抱起郭破虏,黄蓉却仍半蹲着身子,用一手扶起郭破虏的头部。须知黄蓉从浴室出来时,衣服仍未结束妥当,那件罗衫仅仅遮住了她的肩膀和纤腰,鹅黄色的抹胸上依然露出了一截雪玉肌肤,一道深深的乳沟犹如雪峰上的峡谷,陡峭深邃;抹胸之下,一对硕大的美乳若隐若现,荡人心魄。耶律齐乍见如此春光,脑门「轰」的一声,呆立不动,心想郭芙虽然美貌,但与黄蓉相比却只是庸脂俗粉,仅胸前这道乳沟就足以傲视天下女人了。黄蓉见耶律齐迟迟未动,回头一看,只见耶律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胸脯。她心中惊怒,却又不便当场点破,而且当前情况怪异,还是把郭破虏救醒再作论处,于是马上把外衣往胸前拉紧,沉声说道:「齐儿,快抱着虏儿,我去去就来。」耶律齐如梦初醒,暗叫一声:「惭愧,我这是怎么了?」当下收拾心神,弯腰抱起郭破虏,送到房中。黄蓉在郭府周围细细查看了一翻,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,只好作罢,回府后交代严密封锁消息,以免被敌方有机可乘。
  郭破虏一连昏迷三天,请来了襄阳最好的大夫也看不出个所以然,全府上下为此忧心忡忡,而郭靖这些天都和将士在城外布防,无暇回家顾看,家中一切事务便都落在黄蓉身上。更令黄蓉担心的是,小破虏经常在半夜时分轻声唤着「郭夫人,郭夫人,你真的很美啊!」叫声温柔痴迷,同时下身勃然高挺,似乎在睡梦中与「郭夫人」正在翻云覆雨。「莫非虏儿是撞了邪」,黄蓉联想到当晚浴室中自己多次似真似幻的高潮情景,心里一颤。尽管她经历了无数艰险,甚至连未来世界都去过了,但此等平日不信的事情今天似乎降临到了郭府,实在是诡异非常。
  隔天一早,耶律齐和郭芙到郭破虏房中探望,见到黄蓉正在坐在床边沉思,双眉紧缩,形容憔悴。郭芙走到黄蓉跟前,低声道:「娘,弟弟到底怎么啦?」黄蓉抬头看了看耶律齐夫妇,叹了口气,说:「还没有醒过来,不过据我推测,应该是撞了邪,尽管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以置信,但既然药石不灵,更找不到病因,我想还是问一下西门外的神卦子清尚道长吧!」那神卦子清尚道人是当时襄阳城内的有名的术师,据说是北宋年间梅花易数神人邵康节先生的再传弟子,不但精通阴阳问卜,更懂得驱魔避邪之术。黄蓉家传本来就精通算术之学,近年来将八卦、周易的学问融合到落英掌法之中,使自己武功提升到了新的境界,因此她一向对这类风水问卜驱魔的东西不感兴趣,认为不外乎是江湖术士混饭吃的招数罢了。可是如今郭破虏的情形与民间传说的中邪相似,看来还是要到清尚道人那里走一遭。
  耶律齐听了黄蓉的推断,沉思一会,说:「当晚假如有高手进府,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,在院子的枇杷树下也不见外人的脚印,所以小虏极有可能是中邪。事不宜迟,我们还是尽快把清尚道人请来吧!」黄蓉道:「既然如此,齐儿,你马上和大武去一趟,把清尚道人请来。」耶律齐应了一声,正待转身出去,门外却传来了家人郭安和人吵闹的声音。只听一把洪亮的声音说道:「你别再拦着我,事情紧迫,若被耽误了恐怕你担当不起,需知郭大侠夫妇为襄阳百姓出生入死,现在府上有事,我焉能坐视!」郭芙最耐不住性子,听到吵闹声,马上高声问道:「郭安,什么事?」郭安在回廊上高声回道:「这个道士胡说八道,说什么府上有邪气,必须马上镇邪方保无虞,真是岂有此理!」这时那把洪亮的声音说道:「郭府建于襄阳之东南,借城外山势之利,地势为艮,立就纯阳之基;但如今阴气缠聚,且属女贤主事,地势为坤,合起来乃山地剥卦,府上定会因女人而生出不利家宅之事。郭夫人,贫道清尚,还是让我进去看看吧。」黄蓉在房中听得清楚,心中一凛,莫非有邪物窥视自己美色,害得虏儿中了邪。尽管整件事情尚未水落石出,但黄蓉不愧天下第一的机智聪慧女诸葛,将事情前后一对照便已猜了个八九分。
  黄蓉马上喊道:「郭安,不得无礼,请先生进来说话!」